小心鸭嘴兽!《毒生物图鉴》书摘转载:长枪武士 妞书僮

长枪武士
Jousting Knights


●俗名:鸭嘴兽Platypus
●学名:Ornithorhynchus anatinus
●分布範围:澳洲东部及塔斯马尼亚岛

小心鸭嘴兽!《毒生物图鉴》书摘转载:长枪武士  妞书僮

© 绘者梅根‧盖文(Megan Gavin)、脸谱出版


鸭嘴兽(Ornithorhynchus anatinus)的外型和长颈鹿一样怪异,彷彿当初有谁号召众人,针对动物身体部位各自发想,看谁能设计出最成功的野兽,最后集结所有人的意见,拼凑出这些长相独特的动物。第一个人设计了像水獭一样的身体; 第二个人打造了能捕捉昆虫的鸭嘴;第三个人想出像河狸一样可以储存脂肪的尾巴;第四个人知道鹅掌最适合游泳。哎呀,没人负责设计排泄器官!这项任务得交给妇科医生,他只要拿出他的专业知识就成了。鸭嘴兽只有一个对外的开口,负责排泄、交配和生产的孔洞,属于单孔类动物(monotreme,mono 意为「单一」,treme 意为「孔」)。鸭嘴兽和针鼹(echidna)是地球上仅存的单孔类动物,都只有一个泄殖孔,在演化树上,这是鱼类之上所有脊椎动物的共同特徵—只是单孔类之后演化出来的哺乳类动物又变出新花招。鸭嘴兽的英文俗名是「duck-billed platypus」,个人认为「duck-billed」实在多余,因为全世界只有一种「platypus」啊!—称牠「platypus」就够了。虽然「platy」意指「扁平」,然后「puss」在盖尔语(Gaelic)俗话里是指
嘴或脸,但「platypus」在字义上跟鸭嘴并无关联,其实这个字源自于希腊文「platupous」,代表「扁足」,这样清楚明白了吧!


只可惜, 一七九九年, 当着作等身的英国博物学家乔治.萧(George Shaw)要给这种古怪动物一个分类学描述时,发现Platypus 这个属名早被另一种也是扁足的动物用去了。老萧以注重细节闻名,他甚至怀疑自己收到的标本是标本师精心设下的狡诈骗局。鸭嘴兽之所以能有更恰当的属名Ornithorhynchus (意指鸟喙),得归功最先在加拿大纽芬兰磨练技能的英国博物学家,也就是知名的约瑟夫.班克斯爵士(Sir Joseph Banks, 1743-1820)。约瑟夫爵士和英勇的库克上校(Captain Cook,见p.74) 相遇之时, 他正在纽芬兰大浅滩(Gr and Banks)研究企鹅,不过他研究的其实是Pinguinus 属的大海雀(Great auk),而不是住在南极的王企鹅属(Aptenodytes)成员。两人的友谊发展顺利,库克上校率领奋进号(HMS Endeavor)进行第一次环球探险时,随船的博物学家正是约瑟夫爵士。一七七二年,库克準备指挥决心号(HMS Resolution)进行第二次环球探险,自然也想网罗约瑟夫爵士随船,不过对方却为了船上环境小题大作地吵闹了一番,即便英国海军总部愿意砸下超过一万英镑的经费,成就约瑟夫爵士的要求,他依然拒绝随行。后来,库克上校选择约翰.福斯特来(John Forster)顶替约瑟夫爵士的位置,走了一个老古板,换来一个牢骚鬼。福斯特后来在南极发现的动物,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企鹅(1),而这家伙还差点因为吃了河鲀而丧命(见p.80)。说来讽刺,和约瑟夫爵士有关的两种生物,外型古怪笨拙的鸭嘴兽仍然安在,模样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大海雀却已经灭绝。


(1)注: 因此penguin一词原先是描述北半球的海雀,后来发现南极的企鹅长得很像北极的大海雀,因而也有了penguin的俗称。

澳洲阿瑟顿(Atherton Tablelands)亥皮帕密山(Mount Hypipamee)约在十万年前经历一场火山喷发,造成宽达一百八十呎的火山口,在二百四十呎高的花岗岩峭壁环绕下形成了一深邃水坑,这种地貌我们称之为火山筒(diatreme)。


当我小心翼翼贴着峭壁缓慢移动时,才发现要在没有出入口的水坑里寻找水蛭,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不过,这里势必曾经存在容易进去的入口,毕竟我眼下就看见一只孤单的鸭嘴兽。这只意外出现在火山筒里、徜徉在绿水之中的鸭嘴兽,看来极其悠然自得。我不知道最后到底有没有人拯救这可怜的小家伙,牠的前途堪虑。话说回来,鸭嘴兽是有毒的,说的更精準一些,鸭嘴兽可以分泌毒液。


约瑟夫爵士观察标本的时候,没发现鸭嘴兽后腿上向外突出半吋的毒刺。这个公鸭嘴兽身上才有的奇异特徵一直受到忽略,直到好奇的埃弗拉德.荷姆爵士(Sir Everard Home)发现了它。埃弗拉德爵士较为人知的成就便是率先描述约瑟夫和玛莉.安宁(Joseph and Mary Anning)这对传奇兄妹在来姆利吉斯(Lyme Regis)住家附近发现的史上首件鱼龙(Ichthyosaur)化石。埃弗拉德爵士在英格兰研究鸭嘴兽标本,他认为在交配过程中,公鸭嘴兽可以利用这根刺来控制不愿配合的母鸭嘴兽。


一八一八年,约翰.贾米森爵士(Sir John Jamison,1776-1844)正打算把一只公鸭嘴兽从水里拉出来,却在无意间把鸭嘴兽的毒刺刺进自愿相助的帮手手里,从而发现了鸭嘴兽有毒这个令人痛苦的构造。身为澳洲第一位封爵的自由移民者,约翰爵士得以随心所欲研究这片土地上的奇异动物,同时尽可能把土地据为已有。最后,坐拥大量土地和财富的约翰爵士,成立了新南威尔斯银行,就此过着挥霍享乐的生活,直至一八四四年过世为止。至于鸭嘴兽如何毒害他的帮手,被刺到的伤口处肿胀状况为何,对此他留下了详细纪录:大量出汗、呕吐、牙关紧闭貌似非常痛苦。向来自大的约翰爵士认为是自己在伤患伤口涂抹沙拉酱,再让伤患服用鸦片,才救回这条人命。不久,这个谎言已经甚嚣尘上—幸好,当地原住民知道鸭嘴兽的毒刺虽然令人痛苦万分,却不至于取人性命。


而在埃弗拉德爵士脑里,他仍推想这根刺的功能与交配有关,听来性感但其实大错特错,他甚至卖力声称母鸭嘴兽的后腿上有与这根突刺相合的袋状构造。


只可惜,从来没有人看见母鸭嘴兽后腿上的袋状构造,埃弗拉德爵士的声望也因此下滑。生物学家理查.欧文爵士(Sir Richard Owen)甚至还在几只母鸭嘴兽的标本上看见发育不全的突刺痕迹。儘管如此,演化学家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仍坚持公鸭嘴兽后腿上的突刺并无毒液,但这样的错误情有可原,毕竟公鸭嘴兽的毒刺里并非时时都有毒液。有关这根刺的争议,终究在威廉.史宾瑟(William Webb Spicer)这位虔诚的牧师手上平息,他的诚实正直可谓约翰爵士的最佳对照。威廉牧师—他还创办了一家有如慈善机构、专帮人省钱的银行—最后做出了精确描述:公鸭嘴兽的毒液是有季节性的。只有临近交配季、为了争夺母鸭嘴兽而互相争斗时,公鸭嘴兽的毒刺才会分泌毒液,这倒和长枪比武有几分相似。前面我们提到的探险家中,有多人受封爵位,仅有库克和达尔文两人既非贵族,也没有贵族血统。

本文摘自《毒生物图鉴》

小心鸭嘴兽!《毒生物图鉴》书摘转载:长枪武士  妞书僮

小心鸭嘴兽!《毒生物图鉴》书摘转载:长枪武士  妞书僮

有毒勿近奇异生物    X 以身试毒冒险家的奇妙相遇

 海 + 陆 + 空36种有毒物种的祕密武器
怪奇生物知识考 X 自然风格线条画


摸了会痛到骨子里的毛毛虫、零解毒剂的海中芋螺、
羽毛上有神经毒的美丽鸟儿、让宿主瘫痪的吸血怪物……
这些不该碰、不该吃、会叮咬人的致命动物究竟有何魅力,
让冒险家们宁愿送命也想一探究竟?
隔着玻璃柜看也让人怕得要命的有毒动物,
就让毒物博士告诉你,这些东西为何不该碰也不能吃!


∣美国自然史博物馆巡迴大展【毒物威力】
∣动物的毒器与演化
∣毒物(poison)X 毒素(toxin)X 毒液(venom)与人类痛不欲生的故事「总之活物勿近!」
|嗜毒饕客 X 野外求生专家 X 生物学家的现身说法!|

作者:马克‧西德Mark Siddall

出版社:脸谱书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