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疼爱是手不放开!

最后的疼爱是手不放开!

从新闻上得知艺人安钧璨末期肝癌离世的消息,这已经是偶像团体「可米小子」第二位英年早逝的团员,短短三年间痛失两位成员,除了错愕不捨,更在至亲好友心中留下了无限哀痛……

虽说生死无常,但针对这类生命末期的病人时,人们往往手足无措,不知道能说些什幺、做些什幺?有时更因担心过度,怕说话失礼,仅能硬挤出几句空洞的问候;然而,重点不在于你做了什幺,而是,你是否在那里(being there),唯有亲自去陪伴才会发现,原本心中那条想像的界线不见了,也就是说:「在(being)比做(doing)」更重要,这也是许多拥有丰富临终陪伴经验者共同的提醒。

真正的陪伴其实不太容易,必须不断练习,有时候容易混淆究竟是病人的需要还是我们自己的需要,甚至会把自己的需要投射到病人身上,许礼安医师(慈济「心莲病房」开拓者之一,前花莲署立医院家医科主任)就曾遇过家属要求帮病人打睡觉针,可是其实真正需要打睡觉针的是家属,因为病人还不想睡觉,但家属隔天要上班,于是只要呼叫医生来对付病人,这就要分清楚到底病人需要的是什幺!

英国临终关怀安宁缓和医疗创始者桑德斯医师说:「我曾经问过一位知道自己将不久人世的人最想从陪伴者身上得到什幺,他说:『希望他们看起来像试着想了解我的样子。』」由此可知,陪伴者必须同理病患的感觉,不要害怕他们的恐惧、痛苦和愤怒,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透过轻轻地触摸或拥抱,这些简单的肢体动作就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安慰,也是我们对他们最后的疼爱和珍惜。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ohn Liu

《跟亲爱的说再见》

相关推荐